▐
政协概况
彭真夫人 张洁清

  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彭真,却只有很少的中国人知道他的夫人张洁清。
  以她的德行、智慧和美貌,张洁清原本是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脱颖而出的。但她却一直默默地生活在彭真身后。作为彭真的妻子,她毫无怨言。但彭真却为此而叹惋不止。1997年2月23日彭真逝世前,曾对孩子们说:“你们的妈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是个大学生,工作很有能力,是我耽误了她。” 
  在医院的日子里,躺在病榻上的彭真一直与守在床边的张洁清执手相对。现在,彭真逝世已经8年了,彭真的灵堂还在,他和张洁清大大小小的合影摆满家里各处,床头的挂历就一直停在他去世的那一天。张洁清依旧活在丈夫的氛围里。 
      
    在地下工作中相识,在战争年代里恋爱
 
  生在地主家庭,兄弟姐妹共有10个,张洁清排行第二。在五四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张洁清崇拜并追随中共早期党员、全身心投入革命的姑姑张秀岩,在经历了追捕、入狱后,她成为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张洁清从北平出发寻求革命,却在通向革命的路上和爱情不期而遇。 
  张洁清与彭真最初相识是在1935年,那时彭真刚刚从国民党的监狱里释放出来,暂住在北平的大义社。当时,与彭真有工作联系的是张秀岩。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姑姑常常让张洁清担任交通员,于是,张洁清开始与彭真有了初步的接触。那时的彭真,虽然仅三十多岁,但已经是一个有着丰富对敌斗争经验的职业革命家。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彭真当时化名“魏先生”。每次送信,张洁清与彭真很少说话,但她对这个穿着一件大褂的魏先生印象很好,觉得他有智慧,反应灵敏,一张坚毅、朴实的脸不仅透着稳健和成熟,还有一种农民似的淳朴和诚实。在张洁清眼里,彭真不仅仅是领导,更是一位兄长。不久,彭真离开大义社,到了革命根据地延安,而张洁清继续留在白区从事地下工作。 
  1939年,张洁清结束了几年的白区生活,来到了晋察冀根据地。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并十分注意思想改造的她,主动向领导表示,自己是个知识分子,长期生活在大城市和白区,对党的方针和精神学习得不够,对农村工作也不熟悉,希望能够学习一段再安排工作。于是,领导将她送到晋察冀党校进行学习。 
  也许是天意,张洁清在这里竟遇到了几年未见的“魏先生”。此时的“魏先生”已经改名为彭真,是中共中央北方分局书记和晋察冀分局书记,同时兼任晋察冀党校校长。再一次的相逢让彭真感到十分意外。看着面前这位才貌出众、温文尔雅的女学员,想到几年前的那个小通讯员,很快,彭真便被张洁清特有的魅力深深吸引,并坦率地向她表露了自己的心思。原本就对彭真怀有敬慕的张洁清接受了这份真挚的感情。

  在艰苦环境下结婚 
 
  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卿卿我我的缠绵,彭真与张洁清的爱情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越磨越浓。不久,张洁清得了疟疾,打摆子、发高烧,彭真到党校去看望她。看到被疾病折磨的张洁清,彭真心疼地说:“搬到我这儿来,咱们结婚吧,让我来照顾你。”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充满了彭真对张洁清的深情厚意,也是彭真对她一生的郑重承诺。正是这句质朴而实在的话,深深打动了张洁清的心。于是,病中的张洁清做了新娘,躺在担架上的她被抬进了洞房。 
  婚礼非常简单,两床被子放到一起就算完成了她的终身大事。不过简单归简单,热闹还是蛮热闹的。没有一点积蓄的彭真,预支了两个月的津贴,从老乡那里买了一些瓜子、花生。贺龙、吕正操、黄敬、关向应等人都参加了婚礼。大家让彭真介绍恋爱经过,他总结了三句话:在地下工作中认识;在战争年代里恋爱;在艰苦环境下结婚。 
  婚后,组织上安排张洁清到晋察冀中央局机关秘书处工作。每天,除了完成自己的那份工作,还要照顾丈夫的起居生活。除此之外,她还常常帮助丈夫整理文件,抄写材料。 
  简单的婚礼引出漫长、跌宕的夫妻生活,而张洁清处理复杂生活的法则十分简单,就是把爱情和革命合二为一,把对彭真的感情与帮助当成是自己的工作和对革命的忠诚。这位在1936年就由中共元老姚依林介绍入党的资深党员十分顺畅地找到了自己夫妻生活的支点。这支点使她坚强,也使她贤惠,使她变得无怨无悔。 
  1940年的冬天,敌人的又一次大“扫荡”开始了。此时的张洁清已身怀六甲,而彭真正好去了延安。晋察冀分局的同志把一些病人和女同志组织起来进行反“扫荡”,就要临产的张洁清也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反“扫荡”的队伍里。一天,部队到了盂县,张洁清突然觉得肚子阵痛起来。还没从分娩的痛苦和疲惫中缓过来,日军就来了。当地的老百姓和民兵不顾自己的家人还没有安排转移,抬起张洁清就上了山。那一天是11月28日,刚刚生完孩子的张洁清蜷曲在临时扎起的一副又短又小的担架上,此时的她是多么想念丈夫啊!北风在身旁呼啸,干枯的树枝发出尖厉的叫声。前面有山路崎岖陡峭,后面有敌人步步紧逼,张洁清被老乡们抬着,艰难地行进在弯曲的山路上。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她不顾大家的劝阻,将盖在身上的棉被扔掉了。几天后,张洁清落下了永远无法扔掉的腰腿疼。从此,严重的关节炎伴随了她一生。 
          
    虽有大家之风,却无豪门之色

  张洁清带着战争给她的终生疼痛跟随着彭真,从延安、张家口、东北、晋察冀到北京。身为解放前的望族之后、参加革命后的领导夫人,张洁清虽有大家之风,却无豪门之色,始终保持着那种律己、平和、善意和适度。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彭真担任北京市市委书记。以张洁清的资历与能力,本可以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和职务,但考虑到北京刚解放,一切秩序还未正常,好多情况还很复杂,她选择做了北京市委机要秘书。后又成为彭真的专职政治秘书、彭真办公室副主任。1964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但代表只当了一届,张洁清就更进一步退出了中国公开的政治生活。 
  在这点上,他们夫妻心有默契。1988年,身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彭真为推进中国干部年轻化进程,坚决地辞去了一切职务。成为“公民一个,共产党员一名”。 
  其实,在更多的时间里,张洁清更是“公民一个,共产党员一名”。在丈夫工作顺利的时候,她静居身后,在丈夫受到挫折的时候,她挺身而出。无论顺境逆境,她都没有大悲和大喜。即使在下放商洛的日子里,他们还在门前的一小块空地上,种上了西红柿和茄子。

  在逆境中信念毫不动摇

  无论是过去那个风华正茂的张洁清,还是现在这个耄耋老人张洁清,给人的印象都是温柔贤惠、高贵典雅。但这个女人味十足的张洁清,却是坚韧而刚强的。且不说她几十年与病痛做斗争需要怎样的毅力,仅说“文革”中她对信念毫不动摇的意志,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如果说婚姻要经过风雨的考验,那么彭真和张洁清的婚姻则是经过了风暴的考验的。1966年初,中央决定撤销以彭真为组长的文化革命小组。不久,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在北京爆发了,这个家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风雨袭击。彭真被免去党内外所有职务,先是被批斗、被关押,年底又被送进了监狱。从此,这一对夫妻就中断了音信。 
  时隔不久,张洁清又被抓进秦城监狱,一关就是7年。当时她是在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的情况下被关起来的。后来据看守说,张洁清入狱不到一个月头发就全白了。但这个外表柔弱的女性,内心却十分坚强。直到1972年以前,她对家人的情况、外界的形势都一无所知。但她一如既往,像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一样,对党和人民的事业的信念,对彭真的信任,始终没有动摇过。 
  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想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将彭真定为反革命,但7年间无数次的审问都让对手落了空。他们让她揭发彭真的“反革命罪行”,她就从“魏先生”说起,从晋察冀党校说起,从建国以来彭真勤勤恳恳为党工作说起,直至最后,“四人帮”也没有从她这里捞到任何所需要的“口供”。 
  1972年,张洁清的女儿傅彦接到通知,允许孩子们去探监。在这之前,孩子们对父母的情况一无所知,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妈妈,因为妈妈一直体弱多病,他们怕她熬不过来。可当他们在监狱里见到妈妈时,不禁为她的坚强而惊叹。站在他们面前的母亲,头发虽然白了,但意志并没有消沉,脸上仍然带着平静、从容的微笑,只是眼睛里更多了几分坚定。张洁清告诉孩子们,要相信他们的父亲,父亲没有罪,相信党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短暂的探监就要结束,当看到母亲往回走时,想到不知什么时候母女才能相见,傅彦忍不住大哭起来。已经走到门口的张洁清听到女儿的哭泣声,停下脚步回过头,用坚定的目光望着女儿。透过泪光,傅彦读懂了妈妈眼睛里的话语:“女儿,不许哭,坚强些。”傅彦止住哭泣,擦干眼泪,她从妈妈的目光中得到了一种特别的力量。望着母亲离去的背影,傅彦突然觉得此时她才明白,母亲瘦弱的身躯里,原来是这样的钢打铁铸的傲骨和信念!
 
   投桃报李,恩爱一生

  1975年,彭真、张洁清终于走出秦城监狱。1975年5月,彭真与夫人张洁清被流放到了陕西商洛,在秦岭的山尖尖上一座低矮的农舍里安了家。不久,他们的女儿和一个儿子也被流放到了陕西。不管怎样,总算出了监狱,夫妻团圆,又有两个孩子能经常见面,他们已十分满足。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监狱生活,彭真的身体尚好,仍保持着积极乐观的生活信念和率直而坚强的个性,只是夫人张洁清的身体已很虚弱。 
  由于战争年代造成的身体损伤,张洁清浑身的关节疼痛难忍,生活十分不便,彭真毅然担负起照顾妻子的责任,承揽了全部家务。 
  “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张洁清先于彭真解放,担任商洛地区副专员。于是,在家暂时赋闲的彭真,除了照顾妻子的生活,还主动帮助她起草讲话稿、看文件、摘文件,成了妻子的私人秘书、“贤内助”。在他们看来,对方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责任。当张洁清双腿疼痛难以行走时,彭真便是妻子的腿,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妻子到处走;当张洁清两手无力,提不起暖壶时,彭真就是妻子的手,为她端茶倒水送饭;当张洁清十指关节肿痛得拿不起笔时,彭真又是妻子手中的笔,替她抄写文件,起草讲话稿。看过《彭真画册》的人,都会记得这样一张照片:彭真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张洁清行走在绿色的草坪上,轮椅中的张洁清幸福而满足。它让人想起多年以前彭真的那句话:“让我来照顾你。”几十年来,张洁清就是在丈夫这种深切和细致的关爱与呵护中度过的,她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她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得到了一个女人最想拥有的。有了丈夫这份爱,还有什么沟沟坎坎走不过去呢! 
  张洁清喜欢兰花,她的衣襟上经常别着几朵白色的小花,那是彭真每天清晨在院中散步时,从自家花池里摘下来,为腿脚不便的妻子送上的一缕清香。多少年后的今天,张洁清老人回忆起这些往事,脸上仍然有一种甜蜜的微笑。 
  直到1978年底,他们带着在商洛的旧家具和烂面缸又重新回到北京,回到他们绿色葱茏的小院。 
  彭真又重返政坛,出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工作的繁忙程度一点不亚于“文化大革命”前。此时的张洁清,用她那纤弱的身体,全力支持彭真的工作。这使彭真深受感动。他不止一次地对家人说:“撒切尔是个女强人,我们共产党也有女强人,洁清就是一个。” 
  1989年11月24日是彭真和张洁清金婚纪念日。这天,他们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老少三代一家人都到齐了,照了张全家福,每家还分别照了相。张洁清和彭真手拉手并排坐在一起,笑得那么甜…… 
  1997年4月26日,彭真在妻子的凝视中,在儿女们的千呼万唤中,带着对爱妻无限的眷念离开了他的亲人们,离开了他热爱了一生的人民,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了终生的事业。 
    在失去丈夫的日子里,每天早晨,张洁清老人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擦拭身边那印有丈夫画像的瓷盘。在她默默地与丈夫互相凝视的时候,家人都静悄悄地不去打扰她,他们知道那是父亲与母亲穿越时空的相会。如今,在张洁清老人的家里仍保留着许多笔记本,那是几十年来老人写的工作日记。翻开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从彭真每日工作、活动的安排,到他体温和脉搏的变化的完整记录,数十年如一日,从来没间断过。它记录了一个党务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倾心尽力的投入,而且也记录了一个无私奉献的妻子对丈夫细致入微的关爱。

政协章程
规章制度
机构设置
政协领导
政协常委
委员名录
 ▐
站内搜索